廣告贊助

 

有探討社運本身的形成(例如組織型態、水平結合等)、維繫(資源募集、媒合、動員、領袖出走等)和衰敗(招募新血、議題不負存在、經費困難、政治限制等)

*許多學者提到參與社會運動給予個人一種榮譽感和回饋(personally rewarding)

不過這種說法其實指稱社會運動對於政治體制一點影響都沒有

Rochon& Mazmanian(1993):"rewarding for the activist but unable to affect policy"

也因此Rochon& Mazmanian(1993)表示與其研究社會運動改變政策的情形,不如討論社會運動是如何影響政策過程的

蓋政治人物不見得會在當下就答應改變政策,但是為了緩頰、選舉壓力或降低社會分歧,政治人物可能會同意給予社會運動者參與政策制訂的管道

提供一個長期以下社運有可能改變政策的可能性

(在台灣的語彙中,就是社運被政府"收編",但這兩位作者抱持較為正面和開放的態度)

於該篇文章中,他們探討反核和反污水/廢棄物任意排放兩個案。

 

 

社運主要目標

a. 改變政策

b. 在政策過程中提高參與(gaining access to the policy process)

c. 改變社會價值

 

1. 社會運動成功的定義

William Gamson

a. 抗議團體獲得新的優勢,或可視為政策改變

b. 抗議團體被接納成為一有代表社會利益的合法存在,

Rochon& Mazmanian(1993)

c. 改變社會價值,與前兩者的差異在於,改變的是社會,而非國家(黃:感覺受到商學的影響,從消費者/上帝的概念下手。)

 

*反核*

在議院著力

1982/6/12 70多萬人聚集在紐約中央公園

召開數百場鎮和鄉的會議,將支持凍結核能做成正式紀錄

1982年國會通過決議。

*反污水/廢棄物任意排放*

採取ADR(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):非正式、一對一的協商與共識的形成

ADR並不能當作是正式政策過程的替代品,是當這個討論是由政治領導者所鼓吹的,那這協議在企業和環運團體之間就被接納為法規

黃:此一研究問題最困難的就是在於要如何"測量"社會運動對於政策過程的影響,該文並未真的論證是否改變真的是源自於社運團體的影響(主動性,到底是政治人物主動還是社運主動)

也未有確切的時間和團體,其個案難以支撐論點。

 

參考文章:

Rochon, T. R., & Mazmanian, D. A. (1993). Social movements and the policy process. 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, 75-87.

創作者介紹

小國民眾思維

Douc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